like

2012年4月24日 星期二

日本餐桌----俺能一輩子喝妳煮的味噌湯嗎







                                                                                 

在日本當交換學生的時候,常去當地家庭HOMESTAY,一對正值空巢期的中年夫婦對我極好,簡直把我當成他們離鄉背井的小女兒,熟了後,我直呼多桑和咖桑。

日本家庭主婦個個賢慧勤勞的不得了,七早八早爬起來煮一家子的早餐。這讓習慣早上路邊買個飯糰豆漿就OK的台灣人實在印象深刻。

咖桑穿著圍裙,一身俐落優雅的打扮,像從家庭婦女雜誌上走下來的中年模特兒,絕非蓬頭垢面的大嗓門黃臉婆,下廚時行雲流水,節奏緊湊而從容。廚房窗明几淨,抹布甚至還用熨斗燙整,筆挺地幾乎能自行站在桌上,比我的襯衫還乾淨。

咖桑每早不厭其煩地從魚乾昆布開始熬味噌湯頭,讓人感到一種儀式性的慎重。

戰後嬰兒潮見識過繁榮浮華的泡沫經濟,也是年功序列、終身僱用制土崩瓦解而首當其衝的一代,「平成不況」下,多桑被迫提早退休。我看到的是他老來回歸家庭、和髮妻相依為命的一面,而不是鞠躬盡瘁的企業戰士,真應了那句「味噌和太太都是老的好」的日本諺語。

多桑身為熱血九州男兒,年輕時和咖桑正式約會前,初次走訪未來岳家,就五體投地拜見岳父大人:「以結婚為前提,懇請允許在下和令嬡交往!」

禮數週到,擲地有聲,老派男子漢的氣魄,不是今日沒肩膀的草食男可以想像的。

而向咖桑求婚時卻不過是一句淡淡的「希望以後俺每天早上都能喝到妳煮的味噌湯。」

早餐的味噌湯可說是日本人的幸福指標,家常日子平淡過的小確幸。便利商店賣的速食味噌湯杯,幾乎是核廢料般的悲慘存在。

「一汁一菜」是傳統和食的原型,也就是一碗味噌湯和一碟醬菜,加上米飯為主食。在東亞中國日本等國以穀物製油、做醬,形成「榖物醬文化圈」,與以湄公河水產為基礎所形成的東南亞「魚醬文化圈」,分庭抗禮。

味噌展現一方風土人情,因應氣候水質物產的不同,各地都有代表的米味噌、豆味噌或麥味噌。還依發酵期間分為白味噌、黃味噌或赤味噌。

自古味噌被視為飽餐的主食,不若今日只淪為調味,明治維新之前日本人只吃魚不吃肉,水產難得,味噌曾是珍貴的蛋白質來源,影響健康甚鉅,江戶時代還有「錢與其給藥店賺,不如給味噌店賺」的諺語。簡直是A miso a day keeps the doctor away.(一天一碗味噌湯,讓醫生遠離)

因為保健、便宜又好保存,千百年來,味噌湯始終在日本餐桌上飄香。

卡路里過剩的今日,味噌湯仍然是日式飲食的靈魂,更因營養豐富,榮登現代健康飲食的榜首。

自日治時代以來,味噌融入台灣飲食。台灣產米,台灣人慣吃的是米味噌,亞熱帶氣候,發酵快速,短時間就製作完成,顏色偏淡,味道偏甜。

台灣味噌湯自成一格,味噌貢丸湯或味噌蛋花湯對日本人來說,是相當新奇的組合。我們也不曾深入想過吃嘉義火雞肉飯時,為什麼一定要配味噌湯。

在台灣,味噌了不起就是煮豆腐湯,在日本,味噌可以刷在食材上烤,可以膾煟,可以燉煮,可以紅燒,可以涼拌,可以醃漬,變化多端,而味噌湯則是安頓身心靈的冠軍COMFORT FOOD。

每個日本家庭都有自己的味道,柴魚昆布或大骨洋蔥為底,春天新筍,秋天栗子,因旬更換,一盅湯碗即可感受四季變化,收納大地精華,家家各有祖傳配方,以不同比例調拌幾種口味的味噌,口味才能呈現不同層次。

在多桑咖桑那個年代,湯鍋裡細火慢煮的,是慈母的溫言婉語,是新婚妻子的柔情脈脈。

我小學同學的祖母是日治時代畢業於高等女校的名門閨秀。

印象中,老人家高齡八十仍天天化妝,時時保養,頭髮一絲不亂,衣裳一道皺摺也無,舉止得宜,打理家務更是精明,閒時戴著老花眼鏡用日文閱讀新一期的女性雜誌《家庭畫報》。

此等大和撫子般的修養,即是傳統日本主婦的德言容工。

現代日本女性,新娘家事學校是不用去了,但社會對已婚婦女的期待卻不曾減少。日本女性婚後全心投入家庭生活的經營,的確多了些細緻優雅的講究。

翻閱日本雜誌時,我還曾看過教導女性外出用餐時,如何把免洗筷紙套巧手折成美觀筷架的專題。筷架?嗯......豪爽的台灣人都大剌剌把筷子直接架在碗上了耶。

不像台灣人把主持中匱的主婦當成隱性米蟲,酸溜溜地讚一聲「好命貴婦」或「閒閒美代子」,日本社會肯定持家的辛勞,對專職主婦的敬意是很高的。

男主外,女主內。太太做家務帶小孩,對家庭的貢獻和先生上班賺錢一樣大。老一代日本女人固然以夫為天,以家為重,但同時身懷一家主婦的自尊,連切支蔥也很敬業。

而這份兢兢業業是有回報的,按照日本民法,熟年離婚,太太也能分一半退休金。所以日本先生最怕退休後,被太太當「粗大垃圾」掃地出門。

相較於此,台灣的太太離婚,還不見得有贍養費呢。除非家境殷實又厚待女眷,不然全職主婦有什麼經濟保障可言呢?家務無給薪,沒退休金,沒加薪升遷,更沒分紅福利。

家務永遠做不完,做了也沒人看見,這種集體不安全感造就了《犀利人妻》電視劇。

我從作家蔡穎卿的書中,隱約看到日本主婦遺風,她說:「我最捨不得的是,現代女性不再關心生活雜務裡美的成份與可以形成影響的生動,我們只看到它們繁瑣累人的部份,誤以為這是虛耗心力的工作,因此細密照顧生活時的溫婉之心,慢慢流失在自己的煩厭當中。」

這我懂,饒是一身反骨,也醉心於一早打開日本漆器蓋碗時,細切的綠蔥隨著碗中味噌雲霧舞動的美麗景象。

但我更知道,老天很公平地給每人一天二十四小時,花一個小時熬味噌湯,就硬生生少了一個小時去閱讀 、游泳、計畫旅行、準備客戶提案。 

女性整天躲在廚房裡,那社會參與呢?公共政策呢?環保呢?選舉呢?

分擔家庭經濟的職業婦女更揪心了,加班呢?應酬呢?出差呢?要賺回麵包養家活口,可不是「溫婉之心」就夠了呀。

都已家庭工作兩頭燒了,社會還用「對家人的關懷」來包裝美化繁瑣家務,以愛之名逼女性拾起湯杓,乖乖當起爐灶邊的天使,這種情感勒索,難道不像套著絲絨手套的鋼爪,優雅卻致命地扼住女性的喉嚨嗎?

當然這也是一種內化的生活習慣。好友T子在大城市當OL上班族,即使未婚獨居,早上也會開伙,她在廚房煮湯時,我仍矇著棉被睜不開眼,哀號道:「天哪,我如果有美國時間煮味噌湯,寧願多睡一下。」

在台灣,我去早餐店買包子米漿可是一把好手。

但在日本,一來外食昂貴,自炊省錢,二來吃飽才出家門,日本上班族提著蛋餅奶茶到辦公室等於職場自殺,小孩帶外賣早餐到教室吃,更是母職的徹底淪喪。

團體壓力是日本社會的潛規則,遵守社會規範給日本人帶來的安心踏實感,不是變通活潑近乎刁蠻的台灣人能理解的。

除非以家管為職志,或天生愛好,無味噌湯不歡,不然早起煮湯一定要排在現代女性的to-do-list上嗎?營造小窩固然溫馨美好,也要留點餘力去探索大千世界。
  
挑燈創作的女作家,早上晏起只要一杯黑咖啡。趕著通勤車潮前到公司,才能準時回家吃晚飯。睡眠已經貴重如黃金,多睡四十分鐘是善待自己健康。而摟著孩子說十分鐘貼心話,難道不比煮一鍋湯重要嗎?

「家」有時難免像「枷」,即使懷念單身的自由,仍如同被小王子馴養的那隻狐狸一樣,心甘情願,等候守望,悉心呵護。

不論日本台灣,希望現代女性樂於為家庭付出的同時,有足夠自信用自己的方式築一個溫暖的巢,哪怕冷鍋清灶或餐餐開伙,也不應一頭塞入「女人當如是」的制式框架裡,被「家政婦女王」的角色所制約,早上沒端出味噌湯,就忝為人妻人母似的。

但對多桑和咖桑來說,味噌湯與其說是食物,毋寧說是老一輩的日本人相守一世的承諾,男有份女有歸的傳統性別分工下,少年夫妻老來伴的樸素美感,不也溫暖的像寒冬早上的熱湯嗎?









7 則留言:

瑜真 提到...

已婚婦女花時間煮味噌湯給全家人吃,乃是透過在廚房的實作所展現出來對家人愛,是一種行動的實踐,不見得就一定得每天煮飯,犧牲自己所有的青春,只在家裡當煮飯婆~(現代多數的主婦應該沒有像阿信一樣悲慘了吧?)

但是,重要的是在煮食與操持家務的當下(不是說一定要每天當黃臉婆做到死啦!!但家事總是得輪流做吧?),那一種全心全意希望家人得到食物的滋養與心靈的慰藉,還有那種餐桌上的溫馨氣息所帶給人的安定感,一種家的溫暖情懷油然而生,因此,主婦除了對於家人的照顧,更應該對自己操持家務的貢獻有所自覺,所以蔡穎卿才會提出主婦應該細心覺察照顧生活時的溫婉之心,不要將生活雜務視為沒有貢獻的煩瑣之事~

個人覺得,既然家事都要做,不妨秉持著開心的正向態度來面對,也可以藉由分工與現代化機械(掃地機器人與洗碗機等)的幫忙,讓自己在操持家務時更得心應手,多點時間留給自己與家人,但也能夠去體會生活的點點滴滴,畢竟,打掃,洗衣,煮飯都是必備的生活技能,就算是女權運動者,也有基本的生活需求吧??

其實,生活的哲學就在點點滴滴的生活實務中~~

Moon 提到...

芳子,

非常欣賞妳從味噌湯的角度來解析日本主婦處於社會基盤核心的詮釋,寫得精闢!
每天洗手作羹湯,操持家務,是專職主婦對家庭的職責,也是表現愛情的付出。
我認為日本社會的根基也緣於此。而主婦澆灌家人的營養,給予穩定持恆的作息照顧,宛如大地一般的存在感,受人敬重與依賴,自然就無需贅言了。

從另一角度也看到了台灣味噌文化與生活觀點,讓我讀了趣味橫生。

芳子 提到...

其實,我覺得蔡穎卿應該跟男人宣導她的理念,台灣才不會有那麼多自尊心低落而惶惶然的家庭主婦。

芳子 提到...

雖然家庭主婦的貢獻是很大的...................

芳子 提到...

dear moon

真榮幸看到您的留言,很少人比您更適合為日本主婦發言了。您的部落格簡直就是咖桑的餐桌,每次看了都流~口~水~。

Miss LK 提到...

Dear 芳子,
不知怎麼晃來這裏, 但十分驚艷你的閱歷與文采, 讓我渡過閱讀的好時光. 好幾篇都很喜歡都很想留言, 怕辭不達意, 就選我最有共鳴的這篇開始:

家庭是大家的, 家務本來就該分工合作, 沒理由全推到家中女性身上. 現代女性求學求職社會壓力沒ㄧ樣比男性少, 如果堅持傳統女性的角色設定無條件為丈夫孩子奉獻才是良妻慈母, 這是對女性變相壓榨. 無論男性女性, 能自我實現並從中得到成就感的人最快樂(家庭主婦也不例外), ㄧ個社會快樂滿足的人愈多, 這個社會就愈健康.

芳子 提到...

dear LK
真高興看到您的留言,芳子發現對這篇文最有感觸的都是媽媽們^__^希望有朝一日,社會不再稱讚自我奉獻犧牲的媽媽,而是覺得有自己的一片天的媽媽才夠酷。